語氣、詞彙、以及藏匿在句子中的思想, 在1與0的空間中交織出一個網路人格。

於是我確信我真的從一篇篇的觀想, 漸漸描繪出一個概略的輪廓,認識了你。

只是你永遠是那樣的模糊不清析,

你終究只是個ID。

而我也靠著一次又一次的貼文, 雕塑出一個網路人格,讓別人認識部份的我,

這也終究只是個ID。

或許有天醒來,突然拋開上頭承載的人格、信譽、 人際關係,從新註冊一個ID,從新開使。

那,這算不算一個生命的死亡?

是不是一個ID誕生的太容易,所以學會了說話不負責, 久而久之也將這個惡習,從虛擬中帶進現實。

我們處於一個尷尬的年代,徘徊在虛擬與真實之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