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數位轉型的困難之一,是沒有優秀的專業人士擔任政務官,還有更重要的事務官。如果無法洗刷掉只有混不好的專業人士才在公部門任職的印象,數位發展部要發揮它的效用,很難。為什麼呢? 因為專業人士從政在財務報酬上非常吃虧。公部門相較於民間待遇之差,眾所皆知。蔡前政委曾經說過,政務委員的薪水連她所內的一個主任律師的年薪都比不上。更糟的是若非政務官,專業人士在公部門往往都是計畫約聘職。

羅佩琪擔任過三任衛服部長助理,約聘。王景弘擔任嘉義縣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執行長,約聘。江明宗擔任過台南市資訊顧問(記得石獅說她想找類似資訊局長的角色),還是約聘。政府部門比較能拿得上檯面的職缺只有機要秘書,但這通常不會給有資訊背景的專業人士,而且僧多粥少,且殺雞用牛刀。

都做不久為什麼? 錢不到位,心委屈了。職涯看不到未來,朝不保夕,心又委屈了。如果還被過去圈子的人看低,心又加倍委屈了。這樣惡性循環,不知何時到頭。依現在民情,要提升政府部門的待遇會引起相當的民怨,但許多專業人士願意參與公共事務,本來就不是因為財務報酬考量才投入,但最起碼的 credit 總要拿到,不然實在是說不過去。

唐鳳從剛開始去行政院擔任蔡前政委的專案顧問,再到任職政務委員,現在看來相當風光。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這件事是被她前同事老婆看衰的,覺得這是她的「中年危機」。資訊圈普遍有本業不佳才從政的印象。

但客觀事實是,靠著唐鳳在國際資訊專業的 Credit,相較於傳統政治人物在國際上的無力,她要與其它國家重要官員、企業家、學者做 Cold Approach,多了一道以知名黑客的民間人脈網運用。其他官員是想辦法去敲會面,唐鳳則相反,是其他國家官員來找他會面。這促進了很多台灣政府與國際合作的機會。傳統政治人物很難做到這件事,因為他們的專業人脈是透過民間友人,那民間友人的人脈,畢竟沒有自己的人脈有力。

國民黨必須服氣的是,小英上任後,推動數位轉型跟跨部門溝通的治理實驗是走在世界前面的,這點可從許多知名學者來台取經可看出來。這個濫觴其實來自於蔡前政委,可惜國民黨沒有大力推動。

蔡前政委的空間是張前院長撐出來的,張前院長的空間就需要國民黨撐,可國民黨仍舊拘泥於舊經濟思維,給張前院長的施政空間是少的可笑,也因此在數位轉型跟跨部會溝通這兩題上,非常乏力。

沒辦法改變混不好的專業人士才在政府部門任職的印象,數位發展部很難吸收優秀人才,當然也談不上要做到多好。要如何做到這件事,就非常挑戰未來數位發展部長的智慧了。每個人都知道數位發展部最多只有辦法出得起香蕉,想要不找到猴子該如何做呢? 我不知道。我唯一知道的是不能每次都靠愛國心吧!

只靠熱血是玩不久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