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至漁光島,其時尚未有長官關愛,政策規劃未至,還是一個樸素之地。我四歲以前住在嘉義,由奶奶照顧,居住在被田園包圍的平房中,對於這樣的生活,自然是帶有點天真的嚮往,童年記憶,總是隨著年歲漸長,越來越美化,恨不得時光倒回,重返其中。南拳媽媽的《牡丹江》有句歌詞寫得很好:「到不了的都是遠方,回不去的都叫家鄉」。

都市久居,每日醒來,放眼望去,無翠綠林,無蔚藍天,灰濛濛一片,路上只得車水馬龍,叫人好不壓抑,漁光島這樣人煙稀少的景點,無疑是我的心頭好。

漁光島位於臺南安平區,相較於中西區,非常冷門。島上交通不便,與臺灣本島只有一座大橋相連,欲至此,需驅車前往,若夜間孤身前來,燈光昏暗,很是可怖。

從大橋進來,便會見到一條大馬路,路旁偶有休旅車,通常是前來慢跑的臺南本島市民。島上有一間小學,如果我沒記錯,體育課是教騎馬,很是令人欣羨。哎!我小時後的體育課除了躲避球外,還是躲避球,有夠無聊,若當年有騎馬課,我或許不會如現在一樣,成為一個四體不勤之人。

小學體育課之所以可以學騎馬,想必是因為漁光島有一馬術場。據聞馬術師須從小訓練,與馬培養感情,有潛力者,國中以後便不再升學,朝職業選手邁進。

關於馬術,我所知不多,此些種種,是在屏東車城的一間主打自由控疆的度假村聽聞而來。臺灣能自由控疆,而非只是在馬場繞圈的場域不多。所謂自由控疆,聞名知意,是真的讓你騎上馬在林地穿梭,涉水,卻不要求你有馬術技能,因為這些馬皆受過訓練,由受訓過的人帶領。當馬兒怠惰頻繁吃草,不前行時,便會由受訓過的人以哨聲控制,督促按既定路線前進。我初次騎馬,由於毫無經驗,總擔憂是否使馬兒不適,各種操作不敢使勁,結果是任憑馬兒我行我束,越走越慢,屢次被騎在前頭帶領的黃毛小兒告誡,不可對馬兒太好。

若能騎馬繞行漁光島,無疑地,相當吸引人。

此時島上商業活動幾無,我騎車繞繞,瞧不見有什麼商店,只有一間以清水模工法為特色的民宿,其餘皆是方盒子般的傳統平房,還有一些閩式紅磚三合院,這些三合院由於還有人居住,雖說我很有興趣觀察,但不敢多看,怕得了個「侵門踏戶」之稱。

小島自然亦無餐廳,旅人來此,最好自行攜帶野餐盒,在海灘邊,配浪花、落日佐海風食用。若有藝術素養者,還可學某位藝術家,利用海灘上的浮木、石頭,以及人造垃圾,也搭建個藝術作品來,成為網紅熱衷的拍照景點,思維浪漫者,甚至可在作品上留下 Line ID,看會否遇著另一個可人兒。我就曾在漢本車站不遠的海灘上,看過有人用過這招。讀者如果依此法獲得人生伴侶,還望告知,分享際遇。

後來漁光島得到臺南市府關愛,擬了一個觀光計畫,也不曉得現今景致如何?